咸鱼盐汤

日常
推安吹宰黑川端

© 咸鱼盐汤
Powered by LOFTER

落语心中是真的好看

我也想看八代目跳舞(大雾

嘴炮11.10

A:以前有个人包馄炖,他不加馅。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不会秃发。
B:怪不得真正慷慨的人还不忘舀一勺汤给我们喝 哈哈哈哈
A:我尬笑一声,想到自己突然又要被说“没有逻辑”诸如此类云云了。
B:您老快闭嘴吧,您这样的只能像吃了泡泡小馄饨一样吐泡泡的话,当然没有逻辑(呕

以上便是计划好的双口相声(

瞎拍
六讲自独
中间的一点瓦尔登湖

m

Kyrja:

一个关于笔刷调节参数的教程,希望能给用数位板写字的小伙伴们带来一些帮助❤

以太之海的repo
@青少年祭司 冒昧圈司老师了!!
我是您的老缠粉!!
拿回来这本本子时就很开心!
封面特别好看但是直男照相水平拍不好orz
爱您(比心)

在百年孤独前的孤独

-会再大改添很多
-无聊的读书笔记
-欠马尔克斯的三年
-因为时间关系还没有写到费尔南达之后的故事,时间轴混乱
    在从南京回来的车上看完的,去年的暑假把它买了回来,在比利时领事馆楼下的一个非常清静的星巴克里点了一杯季节限定的芒果和番石榴的冰沙,看了大半本,看了两个钟头之后渡过闷热的空气去化学课,可是这之后就再没有碰过这本红红黑黑的书,再没有在马孔多度过一个同样闷热潮湿的下午。
   马孔多应是一个乌托邦,但她却已经真实到让我怀疑是否德雷克船长是否真的在她旁边猎杀过鳄鱼,之后送给了那个女皇作为礼物。那里的土地应该在黄昏前后会有花香混着泥土的味道,雕出...

【绘里x你】酒馆

给琨琨的新年贺文【lof怎么@人啊……
其实她早就看过一遍了(´・_・`)

止不住的ooc
可以再往下翻

我再没有想到可以在那家小小的酒馆里见到洵濑前辈。

她一个人坐在角落的炉子旁边,没有带侍女,像是一个人偷偷跑出来的,羽织随意地挂在一边,盘子上一瓶冰着的清酒,自己拿了个粗陶杯一点一点喝着。

我一面惊讶于这位曾经的花魁竟会自己一个人跑过来自斟自饮,毕竟自从一位富商给她赎了身之后她就再也没回到游廊周围过,又一面发觉其实自己这个马上就要正式成为花魁的人也没有什么资格来说她。
我暗示旁边的秃走开,孤身一人走到她旁边跪坐下,却尴尬地发现没有拿酒杯过来,正想着秃是否有这个机敏来送杯子,一面等...

After all this time?
Always.

TOP